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号码查询|体彩海南飞鱼6分钟开奖

網貸平臺還值得信任嗎?

商業財經2018-07-01  閱讀:  來源: 品途商業評論

“你們是不是也跑路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人呢?”

進入6月以來,特別是端午節之后,上述對話在方宇的印象中,已經上演多次。

方宇目前就職于上海一家網貸平臺,并在該平臺擔任高管。

令其頗感到苦惱、卻又哭笑不得的是,網絡偶爾的一絲擁堵,進而導致的網頁跳轉稍慢、抑或是客戶電話占線撥打不進,都會成為出借人擔憂P2P平臺跑路與否的導火索。

網貸之家最新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6月30日,共計有52家平臺出現提現困難、跑路等情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幾天前的6月25日,這個數字還為19家。這也就意味著,短短的4天時間,又有30余家平臺爆雷。

此外,《棱鏡》還發現,6月份出現問題的平臺多數出在端午節之后。而6月份截至目前的問題平臺數量為5月份的約5倍。

6月的網貸行業,每一點震動,都在挑動著平臺和出借人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經。

繼善林金融、唐小僧和聯壁金融之后,網貸行業已開始了又一輪的風險釋放。而這一輪爆雷潮中一個顯著的特點是,曾以上線半年交易額就突破4億元的戰績而聞名于業內的花果金融,以及上線江西銀行存管、有著上市公司“親爹”的錢滿倉等業界著名平臺,也未能幸免。

多位業內人士對《棱鏡》表示,網貸行業還將進入一段集中的爆雷期。行業爆雷潮緣何產生,又將如何演化傳導,如何在行業生態自我清潔的過程中維護市場的穩定,同時保護投資者的利益,已經成為擺在監管者和平臺方面前,共同需要思考的難題。

恐慌蔓延

自四月中旬百億級平臺善林金融爆雷,實際控制人周伯云被警方控制開始,網貸行業連環炸的多米諾骨牌,似乎已被推倒了第一塊。

而近期不絕于耳的雷聲,似乎也已經讓市場的焦慮情緒到達頂點。

方宇告訴《棱鏡》,作為一家有著上市公司股東背景背書的網貸平臺,他對于其所在平臺的合規能力和運營能力都充滿信心。

不過,他還是明顯感覺到,近期輿論風暴下,圈內圈外風向都在發生轉變。

最近幾天,方宇接連接到了圈外朋友的幾個電話。電話的內容頗為一致,都是勸誡方宇趕緊撤離網貸行業。

“圈外的朋友都很緊張,他們給我打來電話,說你那個行業已經不能再做了。”

圈外人士的擔憂,方宇表示完全理解,畢竟任何行業都存在著信息不對稱和認知門檻。而在對行業有著更為深入感知的圈內人士之中,恐慌情緒也在蔓延。

方宇回憶說,最近有個老同事頗為焦慮地跑來找他求助。由于其所就任的平臺,在操作上存在著一些不正規的情況,這位同事言語間都充滿了焦躁,其向方宇描述平臺現狀,以及詢問自己是否會有“被抓”的可能性。

而另一邊,由于害怕外界輿論環境對于公司內員工情緒的影響,方宇還要求各個部門的領導時刻關注員工是否有負面情緒出現,以及要求HR部門時刻檢查公司離職的人數是否出現了上升。

(在派出所報案的聯璧金融的投資者們。張琴/攝影)

方宇說,2018年是他不會忘記的一個年份。“因為以合規備案為主線,這期間充滿了太多的陣痛。”

而備案的延期,讓本以為在2018年是生是死都會“有個痛快”平臺們,在充滿變數的合規備案,和高企的合規成本與運營成本雙重擠壓中,壓力大到難以喘息。

“不是牌照,勝似牌照”的網貸備案政策,已被行業內視為決定平臺生死的分界線。而資深分析人士則對《棱鏡》預測,經歷備案一役,整個行業或僅留下約200家平臺——也就是說,約有九成平臺將被淘汰。

這也就意味著,行業的馬太效應也在加劇——少數的頭部平臺可以獲得投資者的信任和資金,而眾多腰部、尾部的平臺則在行業的嚴監管和經營重壓之下艱難度日。

如今備案壓力之外,內外經濟環境因素疊加,也使得本就壓力倍增的網貸平臺,越發顯得脆弱。

方宇以資產端為例,舉例說:若平臺前期有資金出借給企業,而企業恰好又涉及到進出口業務,那么在近期的國際環境下,企業日子也必然難熬。若是企業的現金流出現問題,則也會影響到網貸平臺,進而產生平臺借款出現逾期的情況。

“在以往平臺資金充裕的情況下,企業或許還存在一定展期(延長歸還借款時間)的可能性,但自行業合規備案推進以來,整個行業入資情況相對偏弱,這就會使得問題出現放大。”方宇對《棱鏡》表示。

而對于為何近期行業頻繁爆雷,網貸之家聯合創始人石鵬峰對《棱鏡》總結稱,當前整個市場資金流動性緊張,更容易引發借款人逾期率上升,平臺資金鏈斷裂。

而隨著行業監管落地不斷趨嚴,各地對于增量控制嚴格。而原定最晚6月底完成備案的工作實質延期,具體新政暫未明確,導致大量合規整改相關工作被迫停滯。不少平臺前期投入大量成本,缺無法取得備案資質,影響其正常運營。

再者,投資者情緒近期也受到較大影響,這會使得不同平臺之間的風險傳導,從而使得某些平臺的爆雷對其它平臺造成沖擊和影響,繼而出現集中風險。

監管倒逼與行業的自我清潔

而相對于平臺來說,出借人這一端的則焦慮更甚。

《棱鏡》瀏覽多個網貸行業自媒體留言區發現,近期的留言區幾乎已經被詢問自己所投資平臺是否有爆雷可能霸占,此外,還有相當一部分出借人表示自己已經“撤離P2P避險”。

而在《棱鏡》所加入的幾個爆雷P2P維權群內,成百上千的投資人悲憤交加,但卻鮮有人可以提出解決問題的最佳方式。

另一端,在交流中,多位業內人士對《棱鏡》則對此表達了自己的憂慮。

一位業內人士對《棱鏡》憂心坦言:“不怕監管和經營的各類壓力,但是真的怕投資者對網貸行業失去信心。”

這位業內人士表示,近期很明顯感受到出借人的信任感在下降。其中一個明顯的變化是,正常的出借人,通常會選擇三個月以上的投資標的,但是近期,很多出借人已經不敢再投長標,進而轉向一個月或者三個月的短標。

“正常情況下,如果出借人投資的都是長標,那么這個平臺可以獲得一些穩定的資金,但是近期行業內頻頻爆雷的情況,投資人產生了嚴重的恐慌心理,已經不敢再投資長期標的。”該人士表示。

(一位出借人遭遇網貸平臺爆雷,正在派出所填寫自己的賬戶相關信息。張琴/攝影)

除此之外,行業中也有一些平臺遭遇了擠兌風波,聯璧金融即為其中典型例證。

《棱鏡》曾報道,此前6月16日,自稱為央企背景、官網顯示交易規模突破750億的網貸平臺唐小僧爆雷,引發市場對于高額返利平臺模式的激烈討論。

短短幾天之后,另一家高額返利平臺聯璧金融,則因投資者大范圍售中提現遭到用戶擠兌,繼而出現提現困難的情況。

對此,一位華北地區網貸平臺人士對《棱鏡》表示,若平臺運營合規正常,通常來說并不會遭受擠兌。現階段出現擠兌的平臺,無外乎自身運營能力不足,再加上本身資產不合規,存在期限錯配,受到監管的沖擊比較大,更毋庸說其中存在的旁氏騙局或者是自融的行為。

“本身業務無法持續,又不能輕易退出,一旦到達風險的臨界點,就會出現跑路、爆雷這樣的現象。”

而此前《棱鏡》從一位接近聯璧金融人士處了解到,該平臺的多數標的,都為假標。這也就意味著,對于出借人的資金到底流向何處,目前根本無從知曉。

網貸天眼副總裁李光耀則對《棱鏡》表示,近期其在杭州出差,在與平臺交流的過程中也了解到,近期確實有不少平臺遇到了管道獲客數量在下降,投資者復投的意愿指標下滑的情況。

在李光耀看來,當前行業頻繁爆雷,這是一個監管政策倒逼,以高壓態勢市場進行自我的市場調節或者是市場淘汰的過程。其判斷,后面還會有類似的情況反復上演。

不過其認為,投資者所要了解的一個情況是,監管政策倒逼的時候,行業良性退出是一個必然結果。但并不是所有的平臺都是非法集資或者惡意趨利,有些平臺可能確實出現了一些風險,例如無法兌付或者逾期、展期的情況。

”在監管趨嚴的背景下,一些非良性平臺的生存空間受到高度擠壓,當風險充分釋放之后,行業生態才會向更加健康轉變。“李光耀表示。

少數平臺的末日狂歡

相對于方宇,供職于另一家網貸平臺的錢君,則看到了目前兵荒馬亂的行業中,確實有些異化的現象在進一步滋生。

此前,《棱鏡》自接近監管人士處了解到,北京、上海、大連、廣州等地的監管部門向平臺下發書面或者口頭通知,即要求“不得新增不合規業務”和“業務規模不得再增長”,即所謂的“雙降”。

“雙降”要求傳導到網貸行業,在數據上則顯示為今年單月成交量均未能超過去年12月的水平。網貸之家數據顯示,以2018年春節后的3、4、5月為例,網貸行業的成交量分別同比下降了23.63%、23.04%、26.6%。

而在資金端和資產端的雙重壓力下,錢君注意到,行業內存在著少數的平臺,感覺到自己一來無法備案,二來再做下去也沒有任何的希望。

于是,這些平臺便正通過不正常的高息吸引投資者入甕,好在“羊毛黨”們都入套的時候,再計劃趁機撈上一筆以便跑路。

(網貸行業的平臺數量和綜合參考收益率自2016年以來均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)

此種現象背后,一個不可忽視的背景是,隨著風險的暴露,以及高息攬客的高風險平臺逐漸退出,網貸行業整體收益率下行。數據顯示,半年間,綜合收益率保持在9.58%-9.68%的區間。

這也就意味著原來習慣于投資短期一到三個月標的的羊毛黨們,已經沒有太多的羊毛可以薅。一些心懷惡意的平臺,正是利用了羊毛黨們的這種心理“請君入甕”。

“所有平臺的狀況都是四面楚歌。不過區別在于,同樣是經營、運營承壓的平臺,一些平臺選擇有計劃的清盤、停業或是轉型,而一些惡性平臺則直接選擇跑路。”錢君告訴《棱鏡》,不少平臺打著停業、清盤的名義,但是對于出借人卻沒有明確的兌付計劃,這樣的平臺有著極高的可能是存在跑路風險。

一邊是迫于壓力、焦灼不堪想要退出者,而另一邊,則是來回試探,想要進入者。

“有人要賣平臺嗎?”

在錢君所在的網貸行業交流群內,平臺的叫買聲幾乎每天都是此起彼伏。形形色色的掮客,和想要進入這個行業上市公司、國資背景玩家們,縱橫捭闔、穿梭其間。

(想要進入網貸行業的玩家們,一定數量為國資企業和上市公司)

而混沌行業生態中的另一角,另一些手握資產端和資金端從業者們,則計劃撬動利益的杠桿,上演又一場末日狂歡。

“金融講求規模效應,在達到特定的規模之前,一些平臺難以盈利。”錢君近來注意到,近期有一些小的平臺,由于虧損嚴重、日子難熬,又開始重操現金貸的舊業。

他在和一些同行交流中發現,一些同行已經押注這次備案延期,會延遲到明年的6月份。“這部分人準備就做一年,把錢撈過來就走。”

而《棱鏡》在此前與多位行業分析人士交流的過程中了解到,目前這樣的平臺不在少數,自年初至今,現金貸又有死灰復燃的態勢。

“百分百的利潤就會讓人鋌而走險,更何況是百分之幾百的利潤。”錢君抱怨說,這種狀況令其感到痛苦,因為合規經營的平臺,已完全被戴住了鐐銬,但那些不合規的平臺,卻能夠在監管的空檔期展開不合規的業務,隨時準備賺錢走人。

在此前6月14日的陸家嘴論壇上,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、主席,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郭樹清談到,必須以更積極的態度處置各類隱患,以經常的“小震”釋放壓力,避免出現嚴重的“大震”。

他表示,目前我國現階段的金融問題具有極大的特殊性。這種特殊性決定了面對的矛盾更為復雜,有些風險的形成有著深遠的歷史原因,必須以更積極的態度處置各類隱患。總體上,要用事先的而不是事后的、主動的而不是被動的、整體的而不是零散的方法,去矯正各種偏離,及早恢復經濟金融平衡。

而對于在不斷的“小震”之中,如何協調、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,則考驗著各方的智慧。

對此,一位行業分析人士建議投資者,還是要聚焦平臺、資產本身,不要太在意所謂的“背景論”。

在其看來,不少“上市公司系”的平臺,上市公司股東實質上為“ST股”,存在著經營不善、股東大比例質押的情形,在近期的市場環境下,風險系數其實很高。

而對于網貸行業的未來,一位業內人士對《棱鏡》表示,自己自2013年入行,也算是一名躲過槍林彈雨的老兵,現在 “就算是在戰壕里,合上眼睛也能立馬睡著”。

互金行業最初的幾年,吸引了無數熱錢涌進,市場極度膨脹。在他看來,現在市場確實到了行業生態需要自我清潔的時候。

他還記得自己最初入行時,一位老師告訴他的話,“好的時代也好,壞的時代也罷,錢都是一個稀缺資源。”只不過,在他看來,金融其實有它自己的邏輯,互聯網某種程度上可以提高它的效率,但是沒有辦法改變它的本質。

“你永遠都要對這個行業充滿敬畏之心。”

來源:棱鏡

作者:張琴

網友評論

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彩票榜app入口 捕鱼游戏大厅 凤凰网彩票平台 北京时时每天开奖号码 安徽时时结果查询 qq分分彩最新开奖 博远棋牌 大奖网彩票官方网站下载老版本 贵州11选五下载